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查房价 > 正文内容

纪录片《秘境寻踪》第一季完结 16集3分钟短片收获5000万播放量

发布日期:2021-11-11 04:18   来源:未知   阅读:
 

  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8月30日消息(记者 康景林)海南是生态大省,正在向生态强省迈进。保护热带雨林,是海南永恒的主题。

  2020年5月,新海南客户端全新推出《这里是海南》短视频栏目,用微纪录片形式关注海南生态、人文地理。以热带雨林内的生物为主角的《秘境寻踪》第一季是开篇之作。

  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海南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局支持下,摄制组深入鹦哥岭腹地,以每周一集的频率拍摄制作,8月24日第一季全部16集播放完毕。

  水虿羽化、黄猄蚁织巢、白额燕尾育雏、吃蟑螂的睑虎、将身体伪装成一片叶面的叶䗛......小家伙们在雨林原生生境中的生存行为、交往行为,唯耐心守候可见,用镜头记录,严谨制作,每集短短3分钟,每一帧都是绝美画面。

  回报是丰厚的。截至8月25日,《秘境寻踪》第一季16集在网端、两微、抖音、头条、快手等总播量达3852万+人次;hihainan国际传播网、hihainan微信公众号、新海南英文频道、脸书、推特、优兔等总播量达1171万+人次,其中脸书单片播放量达到10万+人次。国内外传播总量相加,超过5000万!

  3月筹划,5月开干。李小岗、刘孙谋、米红旭、徐威四人摄制组一头扎进鹦哥岭。

  摄像、剪辑、后期、文字、配音、灯光、驾驶、后勤......没有具体的分工,每个人身兼数职。从5月开始,每周固定播出一集,边播边拍,人手少周期短,队员们体力极限付出,精神高度紧张。

  一个月后,前四集播完,《秘境寻踪》走红。海南媒体同行纷纷探营,多篇“走进摄制组”文章发布。摄制组的核心关键词满足了粉丝好奇心:拍摄动物时,长久等待不打扰;4位不再年轻的“非壮汉”要应对自然界的种种危险,不时承受流血、受伤甚至是心脏报警等意外。

  “这活儿太苦,时间太紧,拍摄太累也太危险了。”随着拍摄深入,队员们为自己买的保险也多了起来。

  镜头后面,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摄制组4个大男人坦言,如果是冲着经济效益去做,坚持不下来,过程太艰辛了,唯热爱才能拥有强大的力量。

  为便于携带,大家使用常规小型拍摄设备,实现微距拍摄,选取最佳角度呈现绝美高清画面,摄制组将这些当成基本功,不在话下。“拍片筹划期,我们就定下拍摄主题,讲海南物种故事,讲海南生物多样性故事。”视频配音、纪录片顾问米红旭供职于海南省林业系统,痴迷于用镜头记录雨林生物。围绕这一主题,摄制组全程“进阶”拍摄,醉心于动植物的行为,尤其关注它们类似于人类的交往行为。

  于是,观众看到了护雏时责任感超强的白额燕尾“夫妻”,它们觅食归来不会直接进巢,盘旋许久确认安全后才进窝育雏;“夫妻俩”在家门前抢虫,雌鸟要将虫反复摔打,确认“死得不能再死”后,才衔进巢中;竹叶青蛇发起进攻前,身体会呈8字形状准备出击,为了生存它也是蛮拼的;小睑虎不敢与大睑虎争食,恭敬等待时可怜巴巴的眼神让人过目不忘;蟹蛛在树蛙脑袋顶上吐丝、用生命在筑巢的黄猄蚁.....

  在纪录片中,观众能看到的多是动物日常行为,如果将其定义为“美好生活”的话,摄制组也会为观众呈现“灰色的日子”。没有顺利脱离稚虫外壳,镜头扫过因此死去的环尾春蜒,渐渐凋零的生命触动人心。

  热带雨林中,动物原本就这样凭智慧在艰难地“讨生活”,它们不容易。水到渠成,读者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了解才会尊重,那个与人类平行的世界,保护它们,是我们的责任。

  卢刚,海口畓榃湿地研究所所长,海南资深生物多样性保护专家,专业方向为鸟类与兰花,参与了《秘境寻踪》鸟类学科的把关。

  “当我看到白额燕尾,就明白团队的精益求精。”卢刚说,这种鸟生活在我国南方,不算特别珍贵。但是,在欧美人眼中,它很中国,很亚洲,是最具东方特色的一种鸟。“英国东方鸟类俱乐部的LOGO就是白额燕尾,它早在地理大发现时代被西方人发现。”

  卢刚与业内人士一致认为,从保护海南生态角度来说,“这是一部极有成效的宣传片,之前还没有出现过。”

  “海南是生态大省,但我们还算不上生态强省。”卢刚指出,虽然海南长臂猿与坡鹿是海南珍稀物种,但关于它们的书籍与纪录片几乎是空白。“如果说我们在读图时代落后了,5G视频时代,海南媒体在创新,将短视频与保护区的工作很好地结合起来。纪录片的科学性与现场感、艺术性完美结合,加之后期制作精良,在我关注的国内同类作品中特别优秀,自然受到公众的认可与喜爱。”

  “有这么好的开始,希望能坚持做下去。”卢刚与同行们希望吸引更多热爱海南的粉丝参与到保护中来。

  纪录片拍摄中,除了片尾署名,鹦哥岭自然保护区大批护林员参与了这项工作,帮助挖掘题材,发现物种,守候观察,协助拍摄。护林员对鹦哥岭的情感与热爱,让他们“辛苦并快乐”着,在镜头后面默默付出。

  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蔡杏伟是位水生生物学博士,主攻方向是鱼类生态学与多样性保护。他对《秘境寻踪》拍摄的鱼类进行鉴定与学科把关,有虹彩光唇鱼、黄鳝、横纹南鳅、细尾白甲鱼、马口鱼、琼中拟平鳅。

  “片子拍得非常好,我一集不拉地看,第一时间转发朋友圈。我的同事、同行们也都在转发,摄制组在用心记录。”

  今年,蔡杏伟博士受邀为鹦哥岭自然保护区做鱼类多样性调查,“上山六七次,把主要的河流都走遍了”。得出结论,这里是海南鱼类丰富度与多样性最高的区域。根据历史记录与亲自调查,蔡杏伟团队确认,目前为止,鹦哥岭共有92种鱼类,其中91种是纯淡水鱼类,只有一种是洄游鱼类。

  蔡杏伟认为,自己与团队在鹦哥岭进行鱼类调查,与《秘境寻踪》摄制组区别很大。

  “我们分析一条鱼,需要把它们抓上来,养在鱼缸中,不可能看到视频中它们的那种状态。比如纪录片拍到了海南4种睑虎中的其中3种,我们平时见不到,通过镜头可以看到动物在原生生境中自由自在的行为,这是它们最真实的行为。”

  “这部纪录片,带给我们强烈的视觉冲击,丰富了包括我们业内人士对这些物种行为上的认识。它会引起人类对濒危物种的关注,能提高人们的保护意识。”

  摄制组每拍摄一种动植物,会请该领域的权威专家鉴定物种,修正主观推断,给出专业解读。这样的专家共有十余位,也是样片的第一读者。

  比如,有专家在初审时,指出胡蜂筑巢衔回的不是泥巴,而是木屑和树皮,摄制组及时修正。

  第一集《白斑棱皮树蛙》,鹦哥岭自然保护区对该物种进行过长时间深入研究,片中对它的所有解读,都经过逐字逐句考证。每一集都如此。“即便从科普角度要求,我们也经得起质疑与挑剔。”米红旭拍着胸脯信心十足。

  海南省林业系统老职工、全省各自然保护区“土专家”、环保人士、学界专家都成为《秘境寻踪》样片的第一读者,从各自角度提出建议。

  《伪装大师叶脩》的初审样片,直到片尾才揭秘伪装,根据前面所有的镜头,第一读者们无法将伪装得像片叶子的叶脩找出来。大家强烈要求在片头先给出答案,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讲述顺序。

  “我们拍的是传播产品,在竭尽所能地精准,是希望成为童年科普读物。”李小岗的这个心愿事实上得到家长粉丝们的追捧。眼下适合少儿看的纪录片很少,不少年轻的妈妈们在找多年前的日本科普片给孩子看,可毕竟过时了。《秘境寻踪》恰恰满足了少儿阅读市场的需求。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每集结束总让观众乐此不疲反复点击“重播”。除了画面漂亮,本纪录片是如何“专业地”抓住人的视线呢?

  海南维度视觉文化公司制片人、导演宋珍琴韵安杰是海南知名摄像师,近些年参与多档大型纪录片的拍摄,也曾执机国内知名院线电影《芳华》在海南的拍摄。近4个月来,他一直在追剧《秘境寻踪》,英雄惜英雄,面对同行的作品,宋珍琴韵安杰总在反复“重播”,细细咂摸其中滋味:

  “13集《密林蛇影》,在神秘的雨林中,一只即将捕食的竹叶青蛇出现,旁白停止,神秘略带紧张的背景音乐缓缓而至,通过微观镜头将蛇捕食时的神态渲染得淋漓尽致。”

  “15集《山水之间龟去龟来》,为了捕捉鱼儿活灵活现的镜头,摄影师升格拍摄,将倏尔远逝的鱼缓慢地呈现在读者眼前,配以轻松调皮的背景音乐,让读者仿佛置身水底与鱼儿一同嬉戏。”

  “每集的结尾都极妙,给观众留下想象空间。”宋珍琴韵安杰认为,这是本片更高级的魅力所在。每个故事的结尾都是开放式的,这样处理在于紧扣探秘主题,将雨林景象还给观众,让观众用自己无限想象去描绘属于自己的秘境。

  纪录片的魅力在于将真实的事物加以艺术化的视听处理后,呈现给观众。《秘境寻踪》呈现的内容让观众身临其境,做到了音乐、画面与旁白的完美融合。

  拍摄过程中,比美轮美奂镜头更令人感慨的,是摄制组“保护至上”的理念。为了传播保护的理念,宁可放弃难得的镜头。

  第4集,白额燕尾“一家人”在溪水边刚刚育出雏鸟。现在播出的画面,看似贴着鸟儿拍,实则距离很远。拍摄到一些育雏画面后,摄制组决定离开。米红旭旁白道:“为了避免过多干扰,我们没有一直拍摄下去,听当地护林员说,这窝小鸟成功出飞了。”片子至此戛然而止。

  纪录片把小动物们当成自家邻居摄制组贯穿全片使用拟人化的称呼:鸟妈妈、鸟爸爸、五官清秀的黄鳝,挥舞着“大刀”的角螳眉清目秀;摄像师还喜欢给动物们起外号,戏称白斑棱皮树蛙为“鸟屎蛙”,北部湾棱皮树蛙则被叫作“苔藓蛙”。百炼钢化绕指柔,一如他们眼中的小动物,个个可爱俏模样。

  2019年11月,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对外发布,十余年间,院多个团队在海南热带雨林中发现了11个海南特有新物种。副院长刘国道,是中央直接联系的高级专家,研究热带植物30多年,他常年穿行于海南热带雨林,同样早早关注到《秘境寻踪》。

  “拍摄技术高超,以通俗易懂的科普方式,展示海南热带雨林的奇异景观和生物,适于各年龄阶段的人群观看,是宣传海南热带雨林生物多样性、唤起公众保护意识的重要方式。”

  刘国道认为,海南是世界关注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热点地区之一,拥有我国典型的热带雨林,眼下,海南热带雨林的保护成为海南生态建设的主要目标。“2011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与德国共同发起,提出《波恩挑战》,即到2030年要使全球3.5亿公顷被砍伐和退化的森林得到恢复。而眼下,海南提前十年完成了辖区目标。不断被发现的海南特有新物种,充分体现了海南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成果。”

  《秘境寻踪》微纪录片开播以来,摄像师刘孙谋被贴上了秘境标签,同事朋友见到他,第一句肯定会说“拍得真不错,下期会是什么?”

  8月24日,《秘境寻踪》第16集如约播出,第一季完美收官。一季的结束是另一季的开始,当天,摄制组正在踩点,为下一季的选题做准备。关于第二季的目的地,摄制组表示暂不剧透,敬请期待。

  新海南客户端《这里是海南》栏目推出《秘境寻踪》第一季,以海南自然环境展示为基底,展现海南的物种多样性生态资源以及科研保护和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成果。从宏观到微观的视角,带你探秘雨林中的精灵,寻找更多海岛生机。

  《这里是海南》是新海南客户端上线后全新推出的一档短视频栏目,旨在打造海南首个反映海南生态、人文地理的微纪录片栏目,通过挖掘海南的人文地理,记录海南的生态自然资源,用适合在移动端传播的微纪录片形式,将陆续推出《秘境寻踪》《琼岛非遗》《海南地理》等系列,把海南特色资源制作成一集集故事传播出去。该栏目将作为海南对外传播的重要内容,向世界展示海南丰富的自然人文资源。